西部新闻网:前沿 真实 引领 公益 新闻热线:010-82123902 总编信箱:xibuxinwen@qq.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西部书画 > 书画资讯 > 正文

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中国书法的文化意义

www.xibuxinwen.com(2017-02-13)来源:西部新闻网
复制链接关键词:
  著名文化学者、书法家。曾任中国文联全委、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陕西省策划协会主席,国家级和省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西安交大、西北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50年前提出的散文写作要“形散神不散”的观点,影响文坛半个世纪,收编进20余种大学教材和辅导资料。25年前关于中国西部文化的系列论文和专著《中国西部文学论》,是该领域第一部理论著作,被誉为西部文化开创性研究成果。2014年参加“丝绸之路万里行”活动,以75岁高龄乘汽车行15000公里,从长安到达罗马,并出版文化散文集《丝路云履》《西部向西》,被中央电视台等三单位授予中国首位“丝绸之路文化宣传大使”称号。发表作品共575万字,著作21部。在中央及各地电视台主讲过上百场人文讲座和话题。曾担任中央电视台《千年书法》专题片主讲人。在西安和京沪穗,欧亚非国家多次举办书法艺术展,作品被国内外艺术馆收藏。先后获得过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图书奖、广电部“星光奖”、“陕西文艺大奖艺术成就奖”、“陕西文艺评论特别贡献奖”等中央和省级奖项近20个。2013年,个人捐赠百万人民币,在西安交大设立“肖云儒人文社科发展奖励基金”。

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

在罗马肖云儒展示书法

中国艺术报两整版刊登此文

中国艺术报两整版刊登此文

中国艺术报两整版刊登此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该文

肖云儒为西部新闻网总编辑张龙题字《龙行天下》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肖云儒书法展示
  中国人罕有其匹地倚重文化,老少皆知儒道释,妇孺能说秦汉唐。中国人又罕有其匹地将自己的文化整个儿泡在水墨之中,文与墨在中国有恒远的、拆不散的缘分。中国人发明了纸张尤其是宣纸,发明了笔墨,然后用毛笔蘸着水和墨,将世世代代的文化结晶写在纸上,传诸后人,播扬天下。不是别人,正是中国人,为人类创造了独此一家的水墨美学体系、水墨文化体系。这种文化一代又一代浸渍我们,陶醉我们,塑造我们,变成我们血管里流淌的血液,胸腔里搏动的心音。许多中国人自炫地说:我们是文墨中国忠贞不贰的子民。
  
  汉字书法作为一种特殊的审美信号系统,传导着中国人的文化心理和审美人格。它以特有的形态,将中国人或规范或潇洒的人格价值,中国人或守格或破格的文化精神暗传出来。在线条的飞扬和变化的布局中,你会时不时感觉到中国人平衡与欹侧、协调与矛盾、统一与变化、齐整与错落等等独特的哲理气息和思辨方式。
  
  中国文字具有象形性,每个单字构成一个方形图框,在方寸之地中有结构、有线条、有图像、有意义。追溯到源头,又大多由字与词所指事物的原本图像简化、变异而来。因而,汉语文字是直接符号,是表意文字,更倾向于视觉艺术。汉语方块字,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表形、表音、表意三者同步进行表达和传输的文字。
  
  以字母拼音组成的文字,主要以表音来表意,字母虽也有形,但只是形状而不是形象。单个字母的形状,本身并没有形象意义,只有以多个字母为“母标”的不同组合、拼写,才产生意义。在组成词汇之前,字母只是音标,不是有形象、有意义的图标。而这种意义,只与词的音相关,与字母的形并无关涉。拼音文字的形和义是不挂钩、不同步的。所以拼音文字是表音文字,是需要转译的符号,更倾向于听觉艺术。
  
  这是汉字与其他文字的本质差别,也是汉字成为中国文化和中国思维、中华美学和书法美学最早源头的真正原因。语言文字使人类的精神劳动和物质劳动得以固化为一种形态性表述,通过这种形态性表述才能够传播、交流、留存下去。而不同族群、不同文字呈示和表述的方式,必然反过来影响不同族群的文化思维、文化心理和艺术的、行为的方式。
  
  一汉字书写的基本元素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化和思维
  
  字是对画的简易,线是对面与体的简易,程式是对自然主义的简易。书家对自己创作的定位,对作品结体关系、气韵脉势的把握,常常考验着他“简易”事物的能力。
  
  汉字书写有哪些元素对我们的文化思维和艺术思维产生了影响?
  
  第一,书画同源的造型特性。汉字由象形的图画经由简化、抽象、变形,逐步演变为符号,每个汉字最初都是描摹事物的一个单幅画(如鱼、龙),或由两幅、多幅图画拼接起来的一幅组画(如有偏旁的好、安)。音指与象指在汉字中合一,笔划与结构中均有图像、意象和情象内容。后来随着字的日渐功能化、实用化、符号化,书与画在实用功能层面开始分离。再后来,也就是自从书法进入了愈来愈重视以真草隶篆、特别是行草来表达书写者感情的阶段,艺术的功能重又上升,书与画在艺术审美层面重又结合。所以能够再度结合,当然与中国的书法和绘画本来都同时具有造型功能,艺术性格犹如血缘兄弟那样,有密切的关联。
  
  第二,笔、墨、水、纸特性。弹性幅度极大的毛笔,可浓可淡可枯可润的水墨,以及能够以吸水度和印迹感天然造成原生效果的宣纸,使中国书法因毛笔、水墨、宣纸的书写,能以在快慢、提按、推拉、扭折、顿挫、转甩、浓淡、湿枯、晕涩、虚实中相映相辉、相生相克,能以比其他纸笔无比丰富的艺术语汇,给书法作品的构思和表现提供无限张力,给精神创造和艺术创造提供了其他文字书写无可比拟的阔大空间。
  
  第三,多形态多方向笔划特性。汉字的点、划、撇、捺、钩、方框(圆)和三角的多形态笔法,以及毛笔笔划的多方向性写法,这些在别的文字中罕有的特色,为各类线条和几何图形大量进入书法铺就了通道,使得现代逐步发展起来的徒手线艺术、点画造型艺术、符号化艺术、空间造型艺术的许多观念,很早就进入了汉字书写,同步提升了中国书法具象和抽象的双向表达能力。这也为书法提升为书艺、提升为墨象艺术,或又再度高层次回归绘画本体,奠定了基石。
  
  汉字书写这些独特的元素,对中国文化思维形成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又发酵了哪些中国美学思维呢?
  
  我简明地说一下自己体会较深的几点:
  
  第一,形神说。汉字书写由具象的图画在漫长的岁月中逐级简化、变异、提升为书法艺术抽象的符号,却又草蛇灰线,留下了各种象形图画的印痕。中国书法在发生学领域的这一由形而神、由画面而符号的过程,其实全息着、也发酵着中国文化特有的思维。形与神,在书法中既衔接、又变异,既隔离、又呼应。形与神互通,形与神暗寓,形与神在运动中融合,在融合中冲突。始终重视形神关系、持续解读形神关系,也就逐渐成为中国书论、画论、艺论、文论,乃致整个中国哲学文化思想的一大特色。
  
  形神说力主艺术不能只停留在形似的、具象的言说层面。要由形入手,全力去捕捉、提炼、表述形中之神,以形凝神、以神驭形。要在形的造型基础上,有气有韵,气韵生动,要由形格、能格提升到逸格、神格。在中国古代,由形神说生发出来许多文化理论和美学理论,譬如古典诗论文论中的“通感”说,“述而不作”说(孔子《春秋》),“灵幻寓言”说(庄子《逍遥游》),画论诗论中的“离形得似”说(司空图),“传神”说(顾恺之),“气韵生动”说(谢赫)等等。
  
  第二,造象说。由形神说进一步深化,又衍生出造象说。中国远古的思维,早就为艺术文化不以具体形象表达客体事物开了路。《周易》之“符象”“易象”概念,“观物造象”理念,清楚表明“象”并非自然主义地直接选取客观物象本身,而是通过对自然物象烂熟于心的观察,感悟总结其中义理,再创造出既可观赏体察而又可喻思联想的“象”来。“符象”、“易象”者,即符号化之象、不停变易之象也。这种“象”已经不是原生之“形”,而是形与理与心熔冶一炉之后“造”出来的“象”,它非物非心非理,又亦物亦心亦理,故曰为“意象”。
  
  《周易》前后,这种非具象文化观和艺术观在老子、庄子的言说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表达。老子首度将“象”与“道”、“气”视为一体,认为“象”是“道”与“气”的表现与呈示,认为“大象”可以“无形”,“大音”可以“稀声”,可为“无物之状”。庄子的“象网”说更是指,有形之象与无形之象(即“道”)相结合才是最高的“象”。——这些思想都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典文化和美学思维中的“造象”说。中国书法作为意象美学和抽象艺术实践的一个基础,既开创了古代文人画尚意、写意、品意的风气,也是近几十年中国书法在东、西方世界陆续出现“现代书象”倾向的最早的渊薮。
  
  第三,线的意趣。远古时代的人,在书写文字的初始阶段,都以线来表现,这从东西方的许多文物,特别是壁画、崖画上可以看到。但许多民族在创立了拼音文字之后,线条的功能开始单一化。拼音字母虽仍然用线条书写,却日益趋向表音功能,是那种与音符益相近、而与画符益相远的“母符”。表象功能更是只保留了字母书写的装饰性。在西方绘画中,用对面与体的光暗晕染替代了对物象界限的线的勾勒。中国不一样,汉字作为“母符”,表音表象表意始终不离不弃,多重功能始终结合,也就始终将画趣溶于文字本体之中。
编辑:西部新闻中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西部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西部新闻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推荐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