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新闻网:前沿 真实 引领 公益 新闻热线:010-82123902 总编信箱:xibuxinwen@qq.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网聚焦 > 正文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www.xibuxinwen.com(2018-01-11)来源:西部新闻网
复制链接关键词:
 
高建群
     西部新闻网讯(记者张龙)高建群,当代重要的小说家,国家一级作家。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署优秀图书奖获得者。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终身艺术成就奖。陕西省渭水文化研究会会长,西安航空学院人文学院院长,西安交大、西北大学客座教授,西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1976年以《边防线上》踏入文坛,1987年以《遥远的白房子》引起文坛强烈轰动,1993年以《最后一个匈奴》奠定其实力派作家位置,并引发中国文坛“陕军东征”现象,2003年以《胡马北风大漠传》再次引起轰动,并应邀在风凰世纪大讲堂以“胡羯之血”为题演讲。《统万城》英文版获得加拿大大雅风文学奖。
 
  迄今,这位写作者已出版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最后的民间》、《最后的远行》、《愁容骑士》、《白房子》、《统万城》、《我的菩提树》等,中篇小说《遥远的白房子》、《伊犁马》、《雕像》、《大顺店》、《刺客行》等二十多部,散文集《我在北方收割思想》、《罗布泊大涅磐》、《胡马北风大漠传》、《狼之独步》、《相忘于江湖》等十多部。计一千五百万字。
 
  高建群被称为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中国文坛罕见的具有崇高感和理想主义色彩的写作者。路遥称他是一个很大的谜,一个很大的未知数。高洪波称他是一位周旋于历史与现实两大空间且从容自如的舞者,张贤亮称他是“西北有高楼”,阎刚则说,浪漫主义的文学传统在当代还是有传承者的,例如张承志,例如高建群。
 
  《大平原》是这位写作者倾其全部的生活积累和创作激情,写出的一部重要作品,是对渭河平原一百年沧桑史的一份诗意的概括,是为生于斯死于斯劳作于斯的草根百姓们树立的一座农耕文明纪念碑,是对世界工业化、都市化进程中,平原、村庄、人们的命运的深刻关注。该长篇小说塑造了几十位栩栩如生的平原人物形象。这些故世了的人物曾经是我们过去年代的传奇,这些正活跃在时代舞台上的人物,则是我们的小说艺术中过去很少出现过的新阶层形象。
 
  高建群西安市人,农历1953年12月出生。现供职于陕西省文联。2004年被中国散文学会评为当年度中国散文十佳,2005年被《中国作家》评为当代最具影响的中国作家。
 
  2006年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特邀高建群作了题为《游牧文化与中国文明》演说,这也是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特邀的第一位中国作家。
 
  2014年湖南卫视大型深度访谈节目《风范》特邀高建群,介绍高建群的系列文学作品......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六十初度文化宣言
 
  关于蔡元培、关于雷诺阿、关于大仲马、关于我•高建群
 
  蔡元培是北京大学第四任校长,他辞职离开北大时,四望一眼,发了这么几声感慨:“我终于得以解脱,从此以后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了,不想做的事可以不做了,不想见的人可以不见了”。几年前,我卸去了一个社会职务,欢送会上,大家要我做几句表态发言,于是我端起酒杯,环顾左右、鹦鹉学舌,原原本本地说了蔡前辈这段话,说完以后我说:“我终于得以解脱,可以为自己活一活了,我将把自己平民化,将用平民化的视角来写作,来思考问题。”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我还说:“中国两千年的封建文化传统是学好文武艺,货于帝王家,我们没有独立文化人这个概念,那么就从现在开始,从我开始吧!”
 
  大画家雷诺阿功成名就以后,说过这么几句饱含人生况味的话,他说:“当我终于买得起上等的牛排的时候,我口中的牙齿已经所剩无几了。”作为法国印象派大师之一的雷诺阿,我过去一直不太喜欢他的画,觉得浅显、虚浮,有此媚俗,尤其是描写枫丹白露森林中贵妇人的席地野餐的那些画。我觉得他的画较之莫奈的从容,较之德加的睿智和充满规则,较之梵高的疯癫、炽烈和反规则。雷诺阿的艺术造化和他们应该不在一个层面上,但是在读到雷诺阿的这段话,我的看法变了,我理解了他,华丽也是一种美,这句话我觉得我可以走进这位艺术家的内心。
 
  雷诺阿在这里说他的牙齿,这叫我想起我的牙齿,大约廿年前,我口中的牙齿就已经所剩无几了,真牙已经摇晃一阵,脱落了,于是我只得再去医院重做,接待我的仍是两年前的那个张教授,世界著名牙科专家,在那一刻我认出了他,他也认出了我,他说那一口牙你戴了廿年,我说是的。我戴了廿年,我还说:“劳驾你再为我做一口牙吧!这大约是最后一次做了,因为再有个二十年,我恐怕也就该交代了。”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我说的是实话,张教授听了不知如何作答才好,于是在后来的整个制作过程中,大家都默默无话。
 
  大仲马是《基督山伯爵》一书的作者,法国大文豪,他要死了,躺在病床,只见他上衣口袋里摸出三个铜板来,敲敲说:“巴黎这座城市真不错,当自我从乡下来的时候,身上装了五个铜板,你看花了大半辈子了,还没有花完。”
 
  于我老高来说,也常常有这种大仲马式的感慨。在举办这个名曰:“六十初度”的画展的时候,我对人说:“西安这座故乡的城市,待我真是不薄,给我饭吃、给我衣穿,还容忍坏脾气的我,提着一只秃笔,四处涂鸦。”
 
  丁酉岁秋月公元二0一七九月二十于西安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高建群水墨艺术
编辑:新闻网西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西部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西部新闻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推荐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