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网:前沿 真实 引领 公益 网站热线:13259888867 总编信箱:xibuxinwen@qq.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西部文化 > 文化聚焦 > 正文

清涧党家川村的前世今生

www.xibuxinwen.com(2020-06-17)来源:西部新闻网
       文/党虎虎
  因为爱,所以期待。
  说来真是遗憾,诺大的清涧县党家川村竟然在上世纪土地革命期间把家谱遗失了。近一百年来,党家川村的党家人再没有续家谱,家族史只是口口相传。因此,只有现代家族史比较清楚。
  古人说:“子孙不知姓氏所从来,以昧昭穆之序者,禽兽不如也。”
  放眼世界说流年,
  再见沧桑话家园。
  自古以来,大多数偏远落后的山区小村庄,因诸多客观原因,很多村庄的历史多为民间传说,少有家谱一类的行文记载。但是,对于像陕西省清涧县解家沟镇党家川村这样历史悠久的大村庄来说,没有家谱确实让人难堪!
  中国人历来重感情,尤其是深受传统思想影响的农民更是如此。对于我们党家川村的子弟来说,尽管没有家谱让人显得有些尴尬且难堪,但我们同样热爱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即使现在留守老家的村民越来越少,村里也比较冷清,但这里永远是我们党家儿女的根源,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热土,永远是那么美丽,那么可爱!
  改革开放以来,伟大的祖国逐渐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国人民和神州大地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令全世界瞩目,确实可喜可贺。但对于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却人走村空、四分五落的乡亲们来说:
  故乡,这么近却那么远!
  亲人,越走越远越生疏!
  环境造化人。家乡和亲人的这些变化是社会转型之痛,也是市场经济的必然。无论怎样,游走在远方的党家川村民,同样思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现在,也许只是:多少牵挂两茫茫,多少呼唤难回应!
  忆我党家川村先祖,世代相传源自明初洪武年间山西洪洞大槐树之移民,长途跋涉,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陕北清涧黄土高坡安家落户,立党家庄于无定河畔;后来又传源自西北党项族,可惜都没有本支党氏《族谱》记载,迄今说不清楚。
  出自山西省的《党家家谱》
  党项族,古羌族的一支,世居青海省东南部黄河一带。唐朝时,经过两次内迁,党项人逐渐集中到甘肃东部和陕西北部一带,仍以分散的部落为主。唐末黄巢起义时,唐王传檄全国勤王。党项族宥州刺史拓跋思恭出兵有功,唐僖宗赐拓跋思恭为“定难军节度使”,后被封为夏国公,赐姓李。至此,党项拓跋氏集团有了领地,辖境包括夏、银、绥(包括今清涧县)、宥、静等五州之地,握有兵权,成为名副其实的藩镇。
  若按党项族论,党家川村建村或许有上千年的历史;若按明初洪武年间山西洪洞大槐树之移民论,党家川村建村最少也有600多年历史,这是有史可查的(有下文所述的党家川村移民山西省柳林县三交镇的党家《家谱》为证)。
  壮哉,党家川村!
  无论如何,党家人历经磨难,饱经沧桑;立村之艰难,风雨人生情自知。叙前缘话今朝,党家川村尽是本本分分受苦人,少名人,少名气,本色生活多义气;说理想谈人生,奋发图强正当年。
  在清涧县,党家人主要分布在四个乡镇的五个村庄;其中,以本县解家沟镇党家川村最大,人口也最多。
  党家川村:
  无定河畔两川邀,
  一览黄土众山小。
  北接绥德崔家湾,
  南距清涧百里远。
  川道人家多大气,
  五湖四海天地间。
  传说秦时上郡故,
  今日党家还阡陌。
  多年来,党家川村的历史一直是口口相传。据老人们讲,明洪武初,党家先人从山西洪洞大槐树最早来到党家川村一带拓荒,村名起先叫党家庄。
  传说中的党家庄,刚开始仅有党家八兄弟二十多口人。他们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艰苦创业,努力奋斗;他们本着自力更生、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大无畏精神,开垦田地,置办家业。随着党家人口的不断发展壮大,党家庄成为方圆百里有名的大村庄。
  党家庄,起先立村于无定河环绕的依山傍水的黄土山峁之间。据说,到明朝永乐年间,党家人陆续从开始的党家庄(山里)向山外平坦且肥沃的川地里转移,村名也随之由党家庄变成了党家川村。
  明朝后期,大批陕北饥民开始起义,陕北由防范北方成了首乱之地。从清朝咸丰年间开始,整个陕北地区深受西北捻军和陕甘回民起义的影响,社会动乱不堪、民不聊生。以上的这些社会大动乱,党家川村和党家先人也深受其害。
  中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陕北历来就是中原汉族王朝与北方少数游牧民族的融合之地。此地战伐不断,不仅多战争、少和平,而且贫瘠的黄土地上旱灾和蝗涝等自然灾害频发。近现代以来,有光绪三四年的丁戊奇荒,民国十六年开始的陕西大旱,民国二十七年的河南大灾和后来的三年自然灾害等等。这些自然灾害对陕西,尤其对陕北常常造成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甚至人相食的人间悲剧也屡有发生。
  众所周知,陕北地处西北内陆黄土高原腹地,气候干旱、土质松软、土壤蓄水能力较差,原本农业发展条件就不好,再加上战乱频繁、战火纷飞以及过度垦伐和放牧等人为影响,陕北人一遇天灾人祸就可能因缺粮引发严重饥荒。不仅战争与旱灾饥荒时常并发,而且时常产生次生灾害——蝗灾、狼鼠灾和瘟疫等也相继爆发。这些灾害往往叠加后相互作用,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场可怕的人间大劫难。
  正因为上述原因,党家川村在解放前时常有外出逃荒与避难的村民。那时候,整个陕北人因饥荒而被迫“走西口”的数不胜数,从而留下了我们曾经的悲歌——全国人民熟悉的旋律: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那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门口
 
  当然,还有其它原因造成本村人口大量流失。因此,党家川村人口一直徘徊不前。
  根据山西省柳林县三交镇的《党家寨家谱》(修于清朝同治十三年)和《党家沟家谱》(修于清朝乾隆五十四年)记载:党氏是移民并定居山西省柳林县三交镇最早的姓氏之一。这里的党氏先祖源于陕西省清涧县党家川村,为明朝初年迁居过去的。而该镇的党家寨、党家沟、党家岭、以及黄丹墕和张家圪台的党姓皆为其后裔。
  清末民初,社会动乱不堪,党家川村又有多户人家外迁;其中迁移到靖边县的党姓人家至今还与老家人继续往来。
  民国三年(1914年),党家川村全村人口仅有14户32人;到解放后的1956年,党家川村人口才恢复到53户274人;到1980年,党家川村人口发展到97户483人;到2006年,党家川村人口达155户609人,创历史最高纪录;到2019年,党家川村户籍人口下降为146户517人,除过进城务工的,实际常住人口仅49户96人,主要是空巢老人。
  历史上,吃苦耐劳、淳朴善良的党家川村人并不缺少奋斗精神。
  据清涧县革命史和革命纪念碑明确记载,从土地革命到解放战争,党家川村先后有党志英、党富、党番财、党巨财、惠交前、韩相合等六名同志为无产阶级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六位都是光荣而伟大的革命烈士;建国后,党家川村有党志英(笔者爷爷)、党银龙、党士俭、党士珍、党治国等十名同志被认定为老红军,他们十位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楷模,是党的好战士。以上十六位革命老前辈,是我们党家川村优秀儿女的代表,是我们党家川村的骄傲,也是我们后人学习的榜样,他们及其家属都曾享受过国家和政府的各种荣誉和待遇。
  党家川村遗址有:老庄湾(党家老庄),王家脑畔,大塔墕盖,外沟等。现如今,党家川村民大部分进城了,留守老家的少数乡亲们全部住在沿无定河的川面上;村里的水泥路、油漆马路、路灯、广场、卫生室、活动中心、整洁的大平房等几乎一应俱全,全村初具现代化雏形。
  正因为党家川村的乡亲们大部分进城务工并定居了,村里山上的田地全部都撂荒了,留守的空巢老人仅种植村庄两道大川里的一些平整的水浇地,整个村庄显得有些萧条。
  喜忧参半的老家,让人唏嘘岁月如梭。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党家川村全村五百多人几乎都在老家。山川田野里尽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庄稼人,淳朴善良、勤劳节俭的乡亲们繁忙但有条不紊……是的,田园生活是自然清静的,少浮躁不安,多素净明亮。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乡亲们陆续进城了,世事变了,一切都变了,那些曾经的熟悉渐行渐远,新的思想意识正在形成。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党家川村及其邻村的村民都是跋山涉水出行,乡亲们过无定河还得靠小木船来回摆渡。年富力强、经验丰富的艄公——党光英(大爷)熟练地划桨搬着小木船勇敢地行驶在大风大浪里,小木船在无定河上乘风破浪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
  党家川村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村庄。这里的党家人热情好客、直率大方,质朴的乡亲们既有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又有陕北人自由随性的信天游风采。
  我们小时候,还是农业社会,村民基本都生活在村里,大伙是那样的随意,那么的亲切;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社会工业化、人口城市化和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党家川村民纷纷离开家乡进城务工并定居了,各奔东西的乡亲们联系日渐减少;再见时,我们大家都在微信空间里。社会变迁,乡亲们跟着也变了。阳光依旧灿烂,风雨却渐渐不同!
  近年来,尽管党家川村的基础设施和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但村里居住的村民却越来越少了。不同的生活环境让乡亲们渐渐失去了共同语言,明显的阶层分化也深刻地分割着这个原本朴素的世界,包括最亲近的亲人!这是社会大势所趋。因为社会变了,世事变了,大家跟着都变了,党家人也在所难免。历史潮流滚滚向前,惟有思念不可抗拒。
  党家人:
  你在哪?是否也想家?
  亦或,空有一抹故乡的云静静地飘浮在遥远的天际……
  乡亲们,活过了岁月才知春秋,知晓了世界才懂风雨。无论何时,自古就有“天下姓党不分户”一说;无论你在哪,请牢记:天下是一家,和谐你我他!
  有太多党家好儿女,他们宣传党家优良的传统作风,赞扬党家优秀人才,弘扬社会正气,积极向上,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和我们党家的兴旺发达尽心竭力。他们不平凡的举动使人感动,让人铭记。他们是我们党家人的骄傲,也是我们党家儿女学习的榜样,这倒不是他们的行为有多么的惊天动地,也不是他们自身的能力和影响有多大,关键是这些平日里看似沉默寡言的普通劳动者,但凡遇到与我们国家建设和党家事业有关的重大事件,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迎面而上,他们对“党”的热情令人信服。
  看人生,读生活,心有阳光,脚有力量。任何伟大的事业都源于美好的希冀,期待是一颗小小的种子,它能在不经意间长成参天大树。
  少小离家老大回……随着年龄的增长,所有的游子愈发的思念故乡的亲人,儿时的伙伴,村口的大树……都是我们记忆深处最美的风景!谁不想再回去看看自己热爱的那片土地!
  思念如网似风,它困住了漂泊在外的游子心。党家川村虽然还是比较落后,但我们骨子里的那份爱永存,就像亘古不变的无定河水一样,永远围绕着家乡静静流淌!
  党家川,我们可爱的家乡不仅有养育我们的厚重的黄土地和血浓于水的亲人,而且还有热情奔放、荡气回肠的“信天游”。无论走多远,故乡永远使人充满期待:期待亲人安康幸福,期待乡亲们和谐相处、共奔小康,期待大家明天更美好!是的,就是这看似平平常常的期待让我们这些游子恋恋不舍。
  人间多梦想。有的人追求诗和远方,有的人痴迷于星空永恒而想与众不同,有的人崇尚“高大上”……但有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过日子和天长日久的祝福——
  作者简介:党虎虎,男,生于1974年5月,汉族,陕西省清涧县人,就职于陕西省清涧县委编制办,文学爱好者。
  
  
编辑:西部新闻网宝鸡站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西部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西部新闻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推荐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