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新闻网:前沿 真实 引领 公益 新闻热线:010-82123902 总编信箱:xibuxinwen@qq.com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西部文化 > 文化聚焦 > 正文

战火硝烟中结下的永恒情谊

www.xibuxinwen.com(2018-03-23)来源:西部新闻网
复制链接关键词:
     战火硝烟中结下的永恒情谊
 ——张崾嶮区农民王占德收养革命烈士乔映淮之女乔小红的故事

             (定边马占仓、杨毅采编)
         让人们触目惊心的战火硝烟、血雨腥风的年代已经远离我们将近一个世纪了,在榆林、延安两个市至今流传一个生动感人的故事。这个故事不但永远不会被人们忘记,而且至今仍然在继续、在讲述、在传承、在连续不断地增加充实着新的内容。
        就先说最新的事儿吧!
       去年5月15日,革命圣地延安来了两位古稀老人,副市长杨霄像接待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陪同着他俩,走遍了每一处红色旅游景点:王家坪、杨家岭、凤凰山、清凉山、宝塔山、枣园、边区民众剧团旧址、延安大学、延安行政学院旧址、延安革命纪念馆、延安保育院旧址、黄河壶口、梁家河习主席插队的村子……每到一处,老人都非常激动,多次热泪盈眶;多次感慨发声;多次驻足观望;多次赞叹唏嘘……杨霄则以当地政府领导人、主人翁、亲戚、导游等多重身份,热情大方、无微不至、细密周到、赤诚精心地关照着这两位老人,使他们实现了梦寐以求的回延安愿望。老人心里高兴,甚至把家里人开玩笑的话都告诉了他信赖的这位杨市长。他说他的出生地是在延安的大砭沟,小时候还以为是叫大便沟,是人们拉大便的地方,所以才叫大便沟(便砭同音)。老人幼时常听妈妈和养父讲革命故事、讲艰苦岁月、讲惊心动魄的家史,他一直梦想有一天要找到自己出生地,到延安看个究竟。原来大砭沟就是现在的文化沟,因为当时妈妈工作的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杂技团等文化艺术单位都集中在这里,故而改称文化沟了。
      之前,杨霄为了帮助老人现实梦想,经过勾通,做了一番细致地调查,然后盛情邀请他们夫妇同回延安。杨霄陪同两位老人把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跑了个遍,了却了夫妇俩挂在心头的一桩大事,70年的心愿如愿以偿,乔延和当即挥毫留诗一首:
《再见延安》
宝塔山壮,延河水长。
 革命圣地,一心想往。
红色摇篮,哺育成长。
继承先烈,奋斗理想。
近平接班,人心所向。
 好好学“习”,永远跟党。
 乔延和
 2017年5月18日于延安
        他对杨霄解释说:“好好学‘习’,一语双关,‘习’加上了引号,就是不但要像毛泽东希望革命接班人‘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样坚持不断地学习,更要好好学习习主席治国理政系列讲话和方略,永远跟党干革命。”乔延和对延安此行感到非常惬意和满足,亲切握别杨霄副市长之后,怀着无限喜悦的心情,又去了战争年代当年收留他妹妹的王占德老人的家乡,他们是要去走亲戚了。
         这里有他的什么亲戚呢?这还必须从胡宗南进犯延安、马鸿逵占据三边、毛主席转战陕北、西野出击胡马军、三边红白扯锯战的那个时期说起。
         在定边县西南山张崾嶮区的黄土高原上,有一个小山村叫王高庄,住着不上10户人家。1947年,村子里接连不断传来消息:3月19日,胡宗南占了延安;24日,马鸿逵占了盐池;4月3日,马鸿逵占了定边城、8日又占了安边城;6月29-30日彭德怀率领西野夺回安边和定边县城;8月13日西野攻打榆林,围榆打援,马鸿逵趁机卷土重来,再度侵占了定边和安边两座县城。定边县城党政军机关全部撤入张崾嶮……一天中午,王占德家来了两个人(县区干部),找王占德秘密谈话,要他收留一个延安革命者的孩子。王占德清清楚楚地知道,在红白扯锯的当口干这样的事情,十有八九是要掉脑袋的,必须慎之又慎。他跟妻子王治英商量之后愉快地接受了任务。第二天,那两个县区干部带着一个身着军装干部模样的女人,抱来一个不满1岁的女娃,托付给王占德王治英夫妻俩。秘密地来秘密地去了,话也没有多说,只知道孩子的父亲姓乔,母亲姓党,女娃小名叫小红。她把庄子粗略地打量一番,就跟随县区干部匆匆离开了。王占德夫妇当时生过一个孩子,但没有成活下来,把小红当成自己亲生的一样来抚养。只可惜费尽了千辛万苦,孩子没有抚育成活。因为当时流行天花,又处在战争年代,山村里缺医少药,他们想尽了千方百计也没有能够挽留下乔小红的幼小生命。他们含着泪水,按照当地处理夭折人口的风俗送走了她。他们又仔细地挑拣了两三件小红穿过的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整整齐齐,保存起来,等待孩子的生父生母或许哪一天找来时,好交还孩子的遗物。这一等就是30多年啊!
        小红的爸爸叫乔映淮,字清川,曾用过高明、李国华等名字,也曾化名秦明,是南京雨花台留着名字的革命烈士。1916年2月生于甘肃省靖远县城东面5公里处黄河岸边的东湾乡三合村乔家庄;1937年参          加革命,1938年入党;1938年10月与党培英结为革命伴侣,婚后第三天,夫妻经兰州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伍修权介绍,乔映淮化妆成国民党军官,带着夫人坐汽车(卡车)前往西安,又经西安八路军办事处介绍到共产党在泾阳创办的中国青年干部训练班学习;1939年乔映淮被派回靖远县从事地下工作,任中共靖远县委书记;1940年夫妻同时调回延安,乔映淮在延安行政学院、延安大学任教,党培英被选拔在延安民众剧团当演员,搞党的宣传工作;1946年4月党组织又一次派乔映淮到靖远、海原等地搞党的秘密组织工作,他很快地建起了靖远、海原县地下党组织,并且疏通了靖远县、海原县与陕甘宁边区秘密交通联络线;10月调任环县县委统战部部长、武工队政委;1947年马鸿逵部侵占陇东,5月中旬他同中共环县县委副书记王保民带城区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在殷家掌与马部81师遭遇,被马部及当地土匪武装包围,战斗失利,两人同时被俘;国民党将他们视为政治要犯,先后秘密押解平凉、固原、中宁、兰州等地;1948年5月2日用飞机押解到江苏镇江金山寺“国防部训导所”,同机押解的还有高波(八路军新十一旅一团政委,1947年4月在定边被捕)、王会文、王正川;10月秘密杀害于南京雨花台,时年32岁。乔映淮在狱中始终坚贞不屈,革命意志非常坚强,硬折不弯、宁死不屈,同高波秘密建立党组织坚持斗争到底,威胁利诱不折腰、严刑拷打不低头,堪为革命英雄、正义楷模。更值得一提的是以乔映淮为先的“乔门四杰”在中国革命史上记载了非常感人的事迹。
        乔小红母亲党培英,随丈夫乔映淮到达延安后被选拔进入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从事党的宣传工作。解放后曾经在甘肃省话剧团工作,任副团长。她同乔映淮于1942年生有一子,因出生在延安,取名延和。杨霄此次在延安接待的两位老人正是乔映淮之子乔延和陶明兰夫妇。抗战胜利以后,甘肃地下党在延安的同志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回甘肃开展工作。1946年甘肃工委机关进驻陇东一带,乔映淮被派往敌占区和当地地下党组织接关系。1946年甘肃工委撤离延安时,乔延和四五岁,妹妹小红才出生几个月。党培英1人带着两个孩子,行动非常不方便。组织上也多次动员,让把孩子寄养在当地老百姓家。妈妈舍不得一下子把两个孩子都寄养出去,就先把妹妹留在了行军路过的王高庄。乔延和回忆说,当时除了他们兄妹俩,还有一些机关干部的家属和孩子随队一起转移。在边区转移时,小孩子有时是战士背着走,有时则是用骡子、马和毛驴,驮着驮笼(也叫驮筐、架窝子),一面装两个孩子,面对面驮在牲畜脊梁上。有一次天快黑的时候,突然接到情报:“马鸿逵的骑兵队伍快要来了!”妈妈情急之下,把儿子延和用绳子缠捆在马背上。没想到拴马的窑洞门口低,马出不来,大家就使劲往下压马背。那匹马很通人性,四腿弯曲下去跪势出了窑洞,只是把孩子的脊背皮都擦破了,疼得哇哇直嚎哭。冲出村子就上山坡,妈妈走不动了就拽着马尾巴跟随队伍跑步前进。工委机关留守干部战士一直带着文件档案、机关印刷厂、家属队一直在和敌人周旋。其后又经过几次转移,组织上考虑党培英带着孩子行动的确不便、容易暴露目标,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还是把孩子寄养在老百姓家比较好。根据组织的安排,党培英的儿子延和也被寄养在合水县一带山区一个老乡家里,大约3个月后革命形势有所好转,党组织于是同意党培英接回了她的儿子。只是合水那个地方水土不适宜少年儿童成长,经常发生一种地方病叫柳拐子病。乔延和在短短的3个月中也患上了这种病,留下了终身残疾。
        解放后,乔映淮在甘肃工委机关的一位战友承担起照顾烈士遗孤的责任。他,就是乔延和的养父贺进民。
        贺进民也是一位优秀的革命工作者,原名贺思忠,战争年代做地下工作时曾化名霍克(英文雄鹰的意思)。1918年出生于甘肃金塔县。秦明烈士牺牲后他同党培英结了婚,担负起照顾烈士遗孤的责任。他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革命。(在乔延和老人的家中有这样一幅书法作品:“半壁河山夕照红,请缨无路彷徨中,当年陋巷灯前语,指破迷津怀谢翁”。 这首诗写了乔延和的养父贺进民在谢觉哉的引导下加入党组织的经过。)1938年到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曾先后参加过泾源老龙潭、解放兰州等战斗。在延安曾任陕甘宁边区通讯总站科长、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干事、延安新华书店科长、陕北公学校部科长,解放兰州前后曾任甘肃工委教导大队教导员、甘肃军区军政干校党委副书记、教育长,解放后曾任中共八大候补代表、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甘肃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甘肃省体委主任、甘肃省科学院院长、共青团甘肃省委书记、甘肃省顾问委员会委员等职务。1959年9月,他以甘肃省代表团团长身份出席了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并进入主席团。1991年离休,1995年12月12日因病逝世。
 布衣相交六十春,
 高山流水贵知音。
 屡遭厄运志弥坚,
 崎岖坎坷念尤深。
哀君先我乘风去,
 长夜追思泪满襟。
        以上是贺进民在他的革命伙伴李贵宁追悼会上含泪朗诵的怀念革命同志的诗。20世纪30年代他俩在兰州、平凉先后相处多年,同为捡信生,同是地下党,身穿邮政绿衣,手捡红白邮件,坚持红色道路,暗中从事革命,截获重要情报,传递机密消息,为党和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
        贺进民情深意长,富于担当。兰州解放后和党培英结婚,夫妻俩就一直在打问着党培英的女儿乔小红的下落。但是足足30年音信全无。80年代初,甘肃省兰州市召开全省妇女代表大会,党培英也是出席大会代表之一。她找到环县出席会议的妇联主任王小萍,再三嘱托了这件事情。因为时间将近40年了,她隐隐约约的只记得是在陕甘交界的一个村子,收养孩子的夫妇都姓王,院子里有个土墩台,还有三两间土平房,煨炕的炕洞,是在房子外面的。王小萍同志回到环县后非常认真仔细地在陕甘交界的村村队队进行走访了解。有一天,她和四合塬公社妇联主任来到了罗庞塬公社贾塬大队,找到了大队妇女主任张凤英          (公社干部贾迁明之妻),3人一道走村串户,一直找到王高庄,奇迹终于发生了。
         王小萍张凤英她们来到王占德家,说明了情况。王占德从头到尾讲述了收养乔小红的过程,还拿出来孩子的小衣服给她们看,并且一再表示没有把孩子抓养成人非常内疚。还说,孩子抓养虽然不到1年就没了,但是政府却非常关照,经常过问,还免去了他们家3年征购粮任务和公差义务。王占德还专门请张崾嶮中学教师左志龙给贺进民党培英夫妇写了一封信,告诉了一切情况。孩子虽然不在了,但是王小萍总算完成了一件重要嘱托。她详细地做了记录,安慰了王占德老人,回环县后把寻找的情况向县委做了汇报。
       不久,王占德老人接到了贺进民党培英夫妇回信,并寄上200元路费盘缠,邀请王占德老人去兰州游玩,要求来之前把照片先寄过来,以便他们到火车站迎接时好辨认。1984年,王占德的外甥左占东当兵回来探家,归假时陪同、照顾王占德父子俩(他带小儿子王永宝出去开开眼界)去了兰州。贺进民夫妇老早在兰州火车站迎候,用小车接到家中,住了十多天,带着父子俩游遍了兰州城。吃第一顿饭时夫妇俩一再声明:“今天咱弟兄好不容易见面了,咱们就只说喜事不谈悲痛!咱们的友谊是长久的!”贺进民还端详着王占德,摸摸他的身体关切地说:“老王这么瘦啊,是不是有啥病了?”王占德说:“我好好的,没有病!”第二天硬是把他带到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结果非常健康。夫妇俩一再挽留父子俩多住一段时间。王占德一次次要求回家:“我们庄稼汉不能久住城市。不习惯。地里还有庄稼活要干。”贺进民夫妇俩只得买好车票,将王占德父子俩送上火车,临走时还给带了一些礼物。
        至此之后,双方书信来往不断。1985年党培英因车祸碰断了手臂,住院治疗。王占德老人得知后就和儿子王永珠儿媳杨志娥商量,让亲孙女儿王彦萍去兰州照顾贺爷爷党奶奶。一家人都赞同这样做。正在张崾嶮中学上学的王彦萍(当时17虚岁)也愿意去兰州侍候老革命的爷爷奶奶,便主动退了学。经过写信打电话取得同意后,王永宝王永金弟兄俩送侄女王彦萍到了兰州。贺进民夫妇俩非常感激,又留弟兄俩住了几天逛遍了兰州城,然后送回家。
       1986年,贺进民党培英夫妇带着秘书马川和司机一行4人来到王高庄看望王占德,带来许多好吃的还有布匹。两位老干部同这个老农民交谈得非常投机。夫妇俩怕孙女王彦萍想爷爷想爸妈,这次来王高庄就顺便带回来了。
        1987年,贺进民党培英夫妇又想念王彦萍了,于是打电话写信告诉了王高庄的亲戚们。王彦萍也想那边的爷爷奶奶,想去兰州。她爸爸王永珠就送女儿又一次去了兰州,终于又走进滨河东路省委家属院4号楼。王彦萍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爷爷奶奶见到了王彦萍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孙女一样高兴。       
        1988年春节期间,甘肃省上一位领导同志到贺进民家拜年,看望贺进民夫妇,见到王彦萍,问是哪里的孩子。贺进民夫妇俩介绍说:“这是革命老区一个老乡的孙女,从老区定边来帮忙照顾我们老两口生活的。现在还是陕西老家的农村户口呢!”接着贺进民讲述了战争年代乔映淮夫妇寄养女儿的故事,然后说:“陕北老百姓战争年代收养了我们的女儿,虽然夭折了,现在我们老了,人家过意不去,还让自己的亲孙女来照顾我们的生活。老区人民多么好啊!”这位省上领导很受感动,当即表示:“这个事情要解决。战争年代边区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收留我们的孩子,如今解放了,有条件了,我们也应该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感谢他们啊!”于是贺进民夫妇向省上有关部门做了汇报,省上有关部门很重视,王彦萍的户口很快得到了解决,从定边农村直接转到了兰州。这一年,贺进民夫妇带着司机李景华(绥德人)再一次来到王高庄看望王占德。一家人既高兴又紧张,生怕招呼不好。李景华告诉王家的人:“不要紧张,随随便便地来,首长和咱们一样,平易近人,不讲究。你们弄得太复杂了他们反而不习惯。就是家常便饭他们才乐意!”两位老革命老首长和老百姓亲切交谈,不但没有一点儿官架子,相反地,贺进民老两口每次来,都要给王家的亲戚们带来好多礼物,甚至连他们急需又比较紧缺的化肥也给带来了。
        王彦萍在兰州爷爷奶奶家边帮助照顾老人,边学习电脑打字,后来去珠海从事财会工作,成了家,有一个女儿如今已经大学毕业。
    1995年12月12日、1998年4月13日贺进民党培英夫妇先后在兰州病逝;2011年8月25日王占德老人也告别人世。陕北定边——甘肃兰州,两家人在战火烽烟中结成的情谊由上一代传承到下一代、再下一代,至今还在继续增加新的内容。当乔延和从甘肃省冶金厅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位置上退下来之后,做了大量的怀念革命先烈、发扬革命传统、讲说革命故事、影响革命后代的有益工作,继续发挥正能量。晚年时他特别想去出生地延安看一看当年父母亲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也想到当年收留他妹妹的定边看一看。他的这位异姓侄女起到了牵线搭桥的重要作用。因为,杨霄副市长是王彦萍的舅舅,乔延和是王彦萍的叔叔。王彦萍向舅舅倾诉了叔叔的愿望,舅舅很快作出反应,首先是发出友好邀请,接着经过调查了解,为这位革命先烈之后也是战火烽烟中成就了的亲戚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两位老人,游罢延安,驱车直达定边县城,到了王彦萍父母家中。王永珠、杨志娥夫妇率全家热情接待了两位远道而来的亲戚,亲切地交谈了许许多多的贴心话儿,大家一起拍了很多照片,那种场面胜似久别重逢亲弟兄亲姐妹一样情深意长。
                                   2018年3月22日         
   
    
编辑:西部新闻网李文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西部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西部新闻网所转载的内容,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
推荐热点信息